首页 学术

李建华:人性是道德的第一土壤

2019-10-27 21:59 首届国杰论坛 张伟东

摘要:今天我看到论坛文集的三大块:元伦理学、规范伦理学和马克思主义伦理学,基本上是伦理学的基础理论,即使应用伦理研究,也是理论思考。所以人道主义是调理人性的一个道德疗法。“利益是道德的基础”是一个伦理学的问题,由此我主张伦理学和道德学地相对分离。基于人性基础上建立一种道德学。

小编按:1981年12月27日曾钊新先生在《学习与探索》发表了名为《论道德的第二土壤》的一篇论文。时隔38年,2019年10月12日李建华老师在首届国杰论坛上提出人性是道德的第一土壤。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我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。时代的变迁驱动了思想的变化,不变的是伦理学人执着的精神。反思历史的重要意义正是在于正视人类本身固有的缺陷,如恩格斯所说:“人的心灵,从一开始就直接由自己的利己主义而是无私和富有牺牲精神的。”“我们也是从利己主义者成为共产主义者的,要从利己主义成为人,而不是个人。”小编整理了两位学者的文章供大家欣赏。

各位老师,非常高兴回到母校参加首届国杰论坛,首先要感恩母校的培育,感各位老师的教育,感谢曹刚主任的邀请。据我所知,70年来中国伦理学以个人名义命名的论坛,国杰论坛应该是第一个。我的母校中国人民大学以一种独特的方式,向建国70周年,献了一个大礼。以罗国杰先生名字命名论坛,应该说先生是当之无愧的。中国人民大学有一个特别好的传统,重视基础理论的研究。我们上课的时候,包括焦国成老师、王伟老师都特重基础理论。所以中国人民大学一直坚持的基础理论研究,现在仍是要夯实的一个优良传统。今天我看到论坛文集的三大块:元伦理学、规范伦理学和马克思主义伦理学,基本上是伦理学的基础理论,即使应用伦理研究,也是理论思考。这可能是国杰论坛的一个定位:做最基础的理论研究。

我们私下里跟所有的伦理学人交谈的时候,大家都有一个共识,新中国伦理学70年了,包括改革开放40年,中国伦理学好像应该到了一个诚心反思的时候。所以刚才上面发言的几位学长,实际上都在反思。学了40年的伦理学,说什么是伦理学,很难说清楚?什么是道德,也解释不清楚?我们可以背教科书,但是伦理学真正到到了需要认真反思的时候。所以今天论坛的定位特别好。我为这个论坛特意写一篇19000字的长文。我谈的一个命题叫人性是道德的第一土壤。

大家知道大概38年前,中南大学曾钊新教授在《学习与探索》上面发表过一篇文章《论道德的第二土壤》。当时在国内学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,当然也引起了一些争议。这么多年过来,我一直在反思曾先生的命题。曾钊新先生当时还是有顾忌,所以我今天把这个命题“革命”到底。为什么是第二土壤而不是第一土壤呢?我也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系统的想法,正在重新学习,重新探索,今天只是初步的思考而已。

第一个问题:关于人性是什么?

这个问题实际上非常复杂,我对在思想史上关于人性与道德的关系问题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梳理。我发现有两大问题,一个无论中西方对人性的理解,基本上是一种二元思维的模式。中国的主要为善、恶;西方主要是感性主义人性论和理性主义的人性论的讨论。第二就是把“人性是什么”和“人性应当是什么”两个问题搅在一起,搅在一起就搞不清楚。 所以我认为任何东西都可以假设,就是人性不能假设,人性怎么可能假设出来,它是实实在在的。所以我对人性的理解是什么?人性就是人的欲望。人性本身作为一种存在的时候,当你没有进入到道德层面的时候,没有善恶的问题,人性善恶的争论是道德上的“先入为主”了,人性就是人性,没有进入道德层面的时候,无所谓善恶。

第二个问题:人性到底如何决定道德。

其实人性和道德的关系非常复杂。我们可以简化为两个问题,一个是人性如何来决定道德,一个是道德如何来调理人性? 有一个医学的概念叫调理,人性只能调理,而不能一下子控制它。比如说我有一些非分之想,你不能扼杀到我,你要慢慢的调理,上思政课,进行思想政治教育,就是一种调理。第二个问题,道德如何调理人性,我认为这是一个思路,就是人道主义的思路。所以人道主义是调理人性的一个道德疗法。人性是如何决定道德的?这里面就涉及到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一个基本问题,叫利益是道德的基础。所以我们的伦理学往往就停留在这个层面,但是我们没想什么是利益。利益的背后是欲望,是人性,人性才是道德的最坚实的基础。当你需要什么的时候,你欲望什么的时候是没有道德问题的,只有欲望的现实化,才会有利益问题,才会产生道德问题。所以我提出了“人性是道德的第一土壤”,是一个道德学的问题;“利益是道德的基础”是一个伦理学的问题,由此我主张伦理学和道德学地相对分离。

第三个问题:一种完整的人性观对我们道德学有什么意义

我主张一种完整的或者说一种实体性的人性观,这样对道德学才有意义。如果按照我这个思路来讲,我认为基于一种完整人性的一种道德学的建立是可能的。 鉴于这种由人性的基础上决定的道德才是真正人的道德,不会出现道德异化。近代道德哲学日益暴露出其局限性。所以相对于道德哲学,我主张建立一种道德学。道德学是包含道德哲学、道德心理学、道德社会学和道德发展学的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的构建。基于人性基础上建立一种道德学。我觉得这个是可能的,也是非常必要的。因为我们要回到马克思所讲的“回到人本身”,就是使人得到一个自由全面充分的发展,而不是把人变成道德的奴隶。我还是主张曾钊新先生的“道德要为人服务,而不是人为道德服务”。

责任编辑:张伟东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